2017-08-03

专访云九资本曹大容:做VC拼的不只是狼性

Author: 陈之琰

2016年6月,光速安振联合创始人曹大容发表公开信,创办新基金——云九资本(Sky9 Capital)。一年多过去,云九目前已经成立了一支2亿的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在北京、上海、深圳、美国组建了15人的资深团队,并已投资了找油网、e代理、怪兽充电等6个项目。

近期,曹大容接受了36氪记者的专访。他分享了作为“创业者”一年以来的思考,包括:

——近期被频频唱冷的Fintech为何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在“项目荒”时期如何继续“精耕细作”的打法?

——具备哪些特点的项目值得投资?

——“看人”究竟看什么?

口述 | 曹大容 云九资本创始人

采写 | 陈之琰

编辑 | 洪鹄

Fintech将成为下一代的基础设施

创办云九之后,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个人很关注Fintech(科技金融)、企业服务和深度技术领域。从此前国内常说的“互联网金融”到现在谈得更多的“Fintech”,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已经遇到了越来越大的困难——

一方面,通过前几年的实践,比较清晰的创业机会大多已经被获取了;另一方面,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在通过自己的投资和业务对金融领域进行了较多的布局,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变少。

但是,我认为,现在仍然是Fintech的机会。从大环境来看,尽管此前一批P2P网贷平台的负面新闻,使国内用户对于各类P2P借贷甚至互联网理财投资更加谨慎。可一开始“乱战”的时间点已经过去,到现在相对稳定,目前国内用户对于互联网上金融服务的理解已经比前阶段理性了。通过巨头们的业务布局,人们对金融、风险也有了更多的理解。在创业者方面,行业环境更为明朗,也有了一系列可以遵循的规则,今天去做相关创业能成功的可能性反而提高了。

回看我之前投资的拍拍贷(注:投资于光速安振时期)等项目,都是在当时最应该做的、最基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相对完善的金融体系、征信体系不同,国内的借款、融资、投资服务处于发展初期。像拍拍贷,就是通过数据给出信用评级,借助互联网平台,满足一些无法顺利得到银行贷款、理财用户的金融服务需求。但是,当这种模式已经有很多家在做的时候,就应该看得更深。将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需要认清,Fintech会像以前的计算机技术、互联网,也会像未来的人工智能等成为互联网社会的基础设施,被结合到大量的商业模式之中。

所以,Fintech市场非常大,它让金融科技公司通过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各种手段,解决“传统”金融行业尚未涉及的需求,帮助企业优化金融服务,提升创新、定价、风险管理的效率,还能提升客户体验,建立互惠、信任的客户关系。

“投质不投量”背后的三个标准

一直以来,我都坚信“投质不投量”的打法。我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每年值得投资的项目就15个”,不需要投量。云九成立之后,我们的团队仍然秉持这个观点。这一年,我们团队看了近600个案子,最终投了6个,差不多是1/100的投资率。

为什么一直“精耕细作”?投资人都是追求回报的,去看近十年被VC投资过的公司,能够达到独角兽级别、或正在成为独角兽的,大约是70个。那就是说,一年连10个都不到。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的GP,管理着上亿美元的资金,我们所追求的回报主要是靠大的案子、有可能成为独角兽的公司来获取的。所以,宁愿不投,也不能为了参与风口而泛投寻找自己的参与感。

有了这样的前提,如何保证精确度就成为很关键的因素。我不太顾虑能不能找到好的案子,而是能不能判断出来。现在很多案子都可以看到,但是谁能看得准是最难的,尤其是早期投资阶段。

首先,云九的团队成员大多有7-8年做投资的经验。已经经历过了一定的周期,发现了各自擅长的赛道,现在正是“收割”的时期,能够更为准确地分析创业者和项目。目前,云九主要关注互联网新消费、社交、电商、Fintech、O2O等任何有平台效应的to C商业模式。有了相对专业、聚焦的领域,云九内部也形成了一个共识,即我们投资的公司需要至少具有以下三个特质之一:

第一,卓越的CEO。一个CEO他是否有创业经验、领导力和人格魅力如何、对于行业的敏锐度、人脉等因素都决定了他是否能够成功。

虽然很多投资机构都谈要“看人”,但具体什么是“看人”?我认为,考量一个创业者的标准包括:是否有足够的抗压性?是否有足够大的格局?有没有承担风险的理解和行为?创始人和企业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等等。作为投资人,我习惯于通过一对一长时间的聊天来判断一个创业者,他不是因为追风口,而是有底气地从心底觉得值得去做这件事。

第二,创新的商业模式。更准确地说,是否能够快速迭代、上量,并且快速成为平台是我们的主要考察因素。

对于云九关注的领域来说,平台性的to C生意是越大越有力量的。对于做早期投资的机构来说,如何能在数据还看不清的时候,根据模式判断平台性创业项目的属性正是云九投资人擅长的事。

第三,新技术与新领域。我们认为,新行业的诞生、发展是依靠新技术驱动的。所以,现在,我们也在关注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方面的项目。

面对新技术必须要自问,它是否有能力带动市场?例如,人工智能是大势所趋,也是我关注的热点。我会关注未来人工智能会不会以全能姿态介入人类生活?会在哪些领域大展伸手?又将以何种方式颠覆哪些行业?

虽然人工智能前景大好,但从技术诞生到实际运用还需要一段时间,不是简单的商业模式创新就能成型的。现在人工智能仍然处于投概念的阶段,先发者当然有优势,但也有可能会成为烈士。

VC不是一个你赢我输的行业

创办云九至今约一年多的时间,有点像创业者的感觉。这种拥有属于自己品牌的感觉,有点像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了的成就感。你不再是某个学校的学生、谁的儿子,你就是你自己。

从工作内容上说,以前总在想怎么找案子、怎么投,现在除了这些,会更多地在思考如何把云九这个平台做起来。这段时间工作的核心是围绕人,组建团队,思考云九的核心文化。

我们想做最懂得分享的VC。创业这件事情太难了,如果有很好的故事、体验、思想,并且得到了一些总结,那就不要怕去分享。通过微信公众号是一种方式,云九也在计划做一些适于传播的短视频。

在我心里,最好的VC需要有判断力、团队合作能力,以及积极地影响别人的能力。特别是最后一点,也是我注重分享的原因,有点像英文里“coach”的概念,不是国内教练自上而下的,而是真正平等地成为创业者的合作伙伴,做一个kind person(充满善意的人)。这一点也是受到我爷爷的影响。

在我4岁到10岁这段时间里,我的爷爷把我带大。解放前,他是资本家。解放后,也洗过厕所,但他有着自己的骄傲。他对得起天,对得起地。爷爷教给我两件事:一是做什么事情要做第一,不是跟人家比,而是要跟自己比;第二个是对人必须要好,对人kind(善良)。

有人认为,kind和现在很多投资人身上的“狼性”会有冲突。我的看法是,kind的确是与狼性有冲突,但与追求卓越没有冲突。Kind是一种对待他人的心态,也是自身与世界的关系——愿意帮助别人、愿意相信别人。

在我从业的经历中,我的确遇到不少具有狼性的投资人。为了更多的股份、权益去争、去抢,但是最后又怎样呢?我谈股份更关注的“健康”,股份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要考虑如何能创造双赢、多赢的机制,帮助CEO走得更远。

创业投资不是一个你赢我输的行业,而是你我加起来获得更高价值的行业。这是VC与PE的不同。聚焦晚期的PE是分饼,而VC是在造饼。事实上,做VC都是有狼性的,但只有狼性是不够的,还要做一个“kind person”,更多的去考虑作为投资人的判断是否对于创业者是健康的。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