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7

云九资本王京: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都是魔幻主义故事,这是资本声量最大、创始人能量最小的时代

Reporter: 陈之琰

“共享单车最终会成为一个魔幻主义的故事。一个人骑了共享单车,觉得自己方便了又节约了买自行车的钱,但投单车的都是投资人的钱,一轮轮投到上市。因为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股价下跌是必然的。当投资人纷纷退场,接盘的还是普通股民,可能就是那个骑了共享单车的普通人。”云九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京在接受36氪专访时说。

正如这位长期关注消费服务、也曾参与投资聚美优品的投资人所预言的,2018年初,资本密集型的共享单车和新零售迎来多事之冬:共享单车是否合并背后出现了投资人“逼宫”回本的怪象,资本成为掌握企业生死的唯一掌舵人;无人货架方面,战略性收紧、收购合并、还有裁员、关张的消息在整个1月不绝于耳,狂飙了半年的“风口”突然之间就进入到了中小玩家寻找买家、大面积裁员的阶段。纵观整个2017年,一级市场这样的“风口”一个接着一个,都相似地迅速群起,又急速凋零。

在王京看来,这都是中国风险投资处于“中世纪”的表征,与崇尚价值投资、以创始人为本的古典主义完全相悖。“资本的作用从来都应该是催化剂,而不是反应剂。资本不应该成为企业生死重要的组成部分。可2013年之后直到现在,风险投资进入了黑暗的中世纪,人的价值变小了,资本的价值变大了,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都是中世纪产物。”

云九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京

就消费升级、价值投资等话题,王京认为:

——中国目前更需要针对中低端收入人群的消费升级。

——消费升级有三个要素:供应链的升级,认知上的升级和使用方法上的升级。

——资本的作用是催化剂,从来不是反应剂,不应该成为企业生死重要的组成部分。

——要终结风险投资的中世纪,必须改变投资人掌握话语权的现状,回到以创始人为本。

–以下为对话–

现在是风险投资的中世纪

36氪:此前,你参与投资了聚美优品消费服务领域的企业。你如何看待2017年风口迭出的消费零售类投资?

王京:我看好新零售,但不看好2017年最火的无人便利店和无人货架,我一个也没投。引用十九大报告的一句话,“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一句值得反复咀嚼的话。不平衡主要是指地区人群的不平衡,不充分是需求没有被完全满足。这意味着,中国未来五到十年将大力发展和突破的是中低端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平提升,而不是中高端收入人群。中国消费社会的痛点,举例来说,绝不是大量的中高端收入人士在便利店买东西,因为排队人多想要变成无人的,而是中低端收入人群没有便利店可消费的需求。未来真正的消费升级,是中低端收入人群的消费升级。这才是最大、最好的价值。

在我看来,消费升级有三个要素:第一,供应链的升级,例如名创优品、ZARA、H&M;第二,认知上的升级,例如星巴克之于咖啡,王老吉之于饮料,Airbnb之于旅游;第三,使用方法上的升级,例如花点时间把鲜花消费从商务会议换到了日常生活使用。在针对中低端收入人群的消费升级上,名创优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把众多的“山寨厂”在生产端统一到一起,同时又在生产设计端做出了“快时尚”的调整,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反观现在很多所谓的“消费升级”只是“消费提升”而已,2017年火透了的喜茶、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都是这样,这些都不是古典主义精神中风险投资应该做的事。

36氪:你认为什么是古典主义的风险投资?为什么要用古典主义精神做风险投资?中世纪又是什么?

王京:在2013年之前,中国的风险投资都处在漫长的、缓慢的古典主义时代。其特点之一是价值投资。投资人是靠资本的能量、靠个人对于商业的理解,帮助企业和行业发展发展。赚钱是结果,不是目的。投资人的目的是让世界变得更好。另一个特点是投资人之间天然不信任,不同轮次的投资人不抱团。因为后一轮投资人的不信任,前一轮的投资人才会迫使自己非常在意每一个项目的逻辑和环节,投足够好的案子,积累口碑。这是古典主义的法则。

但到了2013年之后直到现在,风险投资进入了黑暗的中世纪。随着投资人的群体越来越多,钱越来越多,人的价值变小了,资本的价值变大了。甚至有投资人公开地说我就是为了造“风口”挣钱,挣完就不管了。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它们都是风险投资的中世纪产物。

共享单车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下大力地靠资本发展共享单车。单车是一个城市的毛细血管,一个主动脉不好认却全身都是毛细血管会有多么可怕?中国城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路权不清晰,在还缺乏良好、有序的城市交通规划的情况下,用资本的方式无序地、大力地发展共享单车只会是弊大于利。也有人会反过来说,还没发展好可以去促进嘛。但我要说的是,促进不是靠投资人说一句促进就能促进得了的,把不会游泳的人扔到深海只会被鲨鱼吃了,或者淹死。中国目前的国情和社会发展状态仍然还在大力发展私家车、公共交通的过程中,还没有到大力发展共享单车的时候。在此时用资本强行“促进”,只能带来一份灾难。

共享单车最终会成为一个魔幻主义的故事。一个人骑了共享单车,觉得自己方便了又节约了买自行车的钱,但投单车的都是投资人的钱,一轮轮投到上市。因为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股价下跌是必然的。当投资人纷纷退场,接盘的还是普通股民,可能就是那个骑了共享单车的普通人。

资本的作用是催化剂,从来不是反应剂,不应该成为企业生死重要的组成部分。风险投资的古典主义是经得起考验的方法论。它不是为了短期从1到10,然后留下一地鸡毛的东西,而是真正可以为这个社会创造价值的,真正能够物尽其用的。

36氪:共享单车现实中的无序的确印证了你的观点。那么,无人货架也非价值投资的逻辑是什么?一些人认为,无人货架只是平台入口,未来的想象力不仅局限于零售。你怎么看这样的观点?

王京:零售行业最为重要的是选址,这是那么多年零售业发展历史总结出来的经验。但是,无人货架与选址毫无关系。事实上,无人货架很早就出来了,沉寂了一段,又突然红了,是炒炒概念突然又红了的。这说明,这些创业没有在讲真实的问题、矛盾和需求,而是投资人推起来的。我认为,需求分必要性和充分性,必要性没你不行,充分性有你更好。无人货架、无人便利店顶多是“有你更好”,不是历史必然趋势。

至于所谓“平台入口”的观点,乐视不就是这样吗?从一个点拓展业务的基础是将基本业务做到良性,例如谷歌一开始做搜索引擎,直到做到逻辑通、商业通的时候才拓展业务。这也是一个结果与目的倒置的观点。

36氪:照你所说,中世纪已经持续了几年,文艺复兴时代来临了吗?如何判断中世纪的终结?

王京:文艺复兴时代的人们没有人知道自己身处复兴时代。在投资的过程中,更多地去寻找逻辑,看项目是否创造价值,倡导责任,这些都是投资人应该做得事。最关键的还是回到人本,创始人为本。现在,投资人代表了话语权。历史上从没有如此有名公司的CEO呈现今天那么弱的存在感。由投资人来主导这个社会是错的。莎士比亚说“暴力的欢愉终将导致暴力的结局”,我希望现在就是中世纪的终结。

B2B进入自营主的3.0时代,金融或成未来趋势

最近几年,王京更为人所知的是其聚焦B2B领域投资的业绩,曾先后投资找钢网、买粮网、快塑网等B2B平台。2016年,王京主导了找油网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云九资本领投,云启资本和SIG跟投。2017年,找油网再获3200万美元B轮融资,A轮投资方云九资本继续跟投。找油网由此启动的自营零售业务被王京称为“B2B进入3.0时代的标志”。

36氪:你曾提出,找油网的模式进入了B2B 3.0的时代。它模式和此前B2B创业形态最重要的不同是什么?

王京:这得从中国B2B 的历史说起。B2B 1.0时代的典型代表是最开始的阿里巴巴和慧聪网,主要特点是信息对接,通过收信息费来盈利。之后随着C端需求被激活,很多互联网创业都围绕C端做文章,而B2B的1.0时代一直持续到2013年左右。之后,找钢网开启了B2B的2.0时代。它的主要特点是不仅解决信息不对称,还深入到交易领域。找钢网把此前收信息费的方式,转变成了收交易佣金。2.0时代标志性的爆发是2013年底,找钢网宣布完成C轮3480万美元的融资。之后的2014-2015年,交易撮合型的B2B被瞬间引爆。

到2015年底,农产品大宗交易B2B平台一亩田数据造假被爆出,引发了B2B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反思。沉寂了差不多一年,眼看2.0的时代就要做不下去了,找油网用自营的模式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简单来说,撮合是对于买家和卖家的连接,而自营则是从一方购入再卖给另一方。正是因为这种不同,找钢网从来没有说自己要去做一个钢铁公司,而找油网喊出来的是“将成为下一个中石油、中石化”。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撮合是对于已有产业格局的补充和整合,而自营则是打破行业已有的供需格局。找油网之所以能够跳过撮合环节做自营,是因为2015年中国首次允许民营炼厂进口原油,部分改变了原先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垄断市场的局面。这也是我在关注了找油网天使轮、A轮直到A+轮才决定投资的重要原因。

36氪:找油网最初的模式是和找钢网类似的撮合型。到2016年下半年开始有了自营业务的收入。作为投资人,在这个重要转型中你的作用是什么?

王京:从2015年有了标志性的政策变化,到2016年秋我找到了找油网的创始人吕健,并提出了向纯自营转变的建议。这是他想做还没开始做的事情。我提出后,他一拍大腿,说“我想了很久做自营但一直下不去决心,你这个建议对我帮助特别大”,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因为终于有人理解他了。

要做出从撮合转自营的决策的确很难。当时,B2B教科书般的路径都是先做撮合,收集大量的买卖双方信息,把这些资源都拉到自己的平台上做交易。直到做大足够大的规模,再做自营。所以,大多数人都告诉吕健,“不能现在做自营,找油网还不够大”。但我的思考是,做不做自营得看行业痛点的本质。对于传统产业来说,不同行业有不同的痛点。钢铁行业的痛点是在合理价格区间内的精准、快速匹配,所以找钢网的撮合模式很成功。但是成品油不同,这个行业在中国市场更大的一个痛点是价格。这背后是很长一段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可能一朝一夕改掉。所以,找油网作为轻资产民营企业,不需要像中石油、中石化那么多炼油厂、加油站、勘探资源、员工,有非常好的利润空间,成为解决价格痛点的基础。

36氪:你所能想到的B2B下一个阶段会是什么样子?

王京:我认为,会有一个相对终极的4.0时代——金融。对于中国的大宗行业来讲,往往资金在其中起到的作用。这些行业现在都在发生的除了产能过剩之外,还有产业链上流通的资金数量太高了,资金利用率和流通率太低了。对于一个成熟的社会而言,是希望有更快的资金流通率和更高地资金使用率的。例如,一个屋子里的四个人正在进行钢铁交易,理论上只要一个十万元就可以完成,但中国的现实是这四个人每人都拿着十万元。还有一个例子是我投粮食相关产业的时候去东北做调研。我问一个粮贩子:“毛利率有多少?”他回答:“只要周转的钱足够,我就可以挣更多的钱。”在一个成熟的产业体系里,毛利率是基本固定的,重要的是有多少钱周转,一个月可以完成交易的次数,而这就是我认为未来B2B的发展方向——金融服务。试想,如果你建立了一个平台,这个产业的买卖各方都在你的平台上面,平台背后有金融体系、信用体系作支撑,那每一个发生的交易就不需要多少真实的资金了。

36氪:B2B是你过往投资中很主要的一个领域,这些年你积累了怎样的方法?

王京:2012年,我在天使轮投资了找钢网。从那时开始,我就认为B2B是一个可以新开拓的市场,并对它进行了持续的研究。B端和大家普遍关注的C端在投资逻辑、创业方法、团队构成等方面都是完全不同的。

我当时研究的主要方式是把国家统计局网站上中国的每个传统产业都梳理了一遍,通过市场规模、供需关系、商品本身体量大小等很多项指标,将这些产业分成了三个层次。第一层的行业投入了最大的精力,在有剩余精力时在第二层的行业中寻找机会,而对第三层的行业进行观察的学习。

其中,我认为有最大机会的行业是钢铁、成品油、塑料化工原材料和原粮。它们的共性是:存在严重产能过剩的供需关系、买卖双方分散、中间交易环节长、单品交易体量大等,这些都给B2B平台围绕交易提供增值服务提供了比较大的空间。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