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3

【对话CEO】亦侠亦儒丛纹弨

来源:云九资本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你剁手了吗?你的包裹收到了吗?

12日下午,小编就收到了第一个双十一快递,发货和送货速度都远远超出预期。

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国内日益发展的物流行业,以及驱动行业发展的技术和商业力量——

书生模样的丛纹弨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司机”。从大学时期就开始做GPS,他已经和车打了16年的交道,是中国第一批做GPS和北斗系统的人。乐卡车联是丛纹弨的第三次创业,此前他曾先后担任乐视车联网研发副总裁和中交兴路车联网副总裁。从最早的出租车监控调度,到后来的公交车调度系统,直到今天乐卡的运力调度系统,对丛纹弨来说,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是熟悉而陌生。

“帮亿万物流人多挣钱”

“市场上货物的体量很大,但是车却是冗余的,没有一个人去为这个事情做统筹、调度、管理,所以我觉得资源在极大地浪费。这么大体量的资源被浪费,那么整合的空间就很大。”乐卡车联做的就是这么一个整合资源、智能调度、集中供给的平台,这也是云九资本所看重的闪闪发光的商业价值。

2017年,我国物流总成本在GDP中的占比高达14.6%。虽然体量大,但是效率低下,一些物流公司的货运空载率接近40%。即使在货源充足的上海等地区,公路运输的空载率也比发达国家高4倍。

对上游,乐卡车联帮助企业提高时效、降低成本;对下游,乐卡车联调配利用物流公司富余的运力,为物流公司开源创收。总体来说,乐卡车联解决的是物流行业供需匹配的问题。资源利用率提升了,物流人的收入就增加了,整个行业的环境也将越来越有序和良性。

“他们其实很可爱”

中国物流行业从业人数已逼近1.5亿,包含货车司机、搬运工、理货员、分拣员、快递员等等。入行前,丛纹弨觉得物流人木讷沉默、难以接触;但当他进入物流人的圈子,他才发现,体力劳动的辛苦和长途奔波路途的险恶,使得物流人只能用寡言和偏激的外表来自我保护;一旦和他们打成一片,你会发现他们其实都是相当“可爱”的人。他常带着员工去物流公司考察、跟着货车司机跑线路。去年“双十一”期间,全体员工晚上去物流站点帮忙,“五天下来,所有的女员工都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长久以来,丛纹弨既聚焦这些人的生计,也关注他们的生活和心路历程。乐卡车联每个季度会拍摄一则短片讲述物流人的故事。平凡物流人的平凡故事,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这次的视频讲述的就是一名叉车工人的“双十一”风波。

“创业是我的生活方式”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创业”已然烙印在了丛纹弨的性格里。他把自己形容为一个“闲不住”的人,在他身边,有一群兄弟,他们有的一路伴随他的三次创业,最久的已经有16年的交情。

在创业这件事情上,丛纹弨更像是一个揭竿而起的大哥,不仅要冲在最前面,也要照应麾下的兄弟。义结金兰,出生入死,肝胆相照——丛纹弨的创业故事,颇有几分江湖的侠气。他希望他周围的人也能品尝到通过创业实现抱负、创造财富的果实。

“我是一个打江山的人,不是一个守江山的人。”在乐卡车联,你会发现并没有CEO这个职位。丛纹弨有意把CEO这个位子虚位以待,等到公司日益发展壮大、自己的管理半径触到一定瓶颈的时候,就会正式请一个CEO来管理公司。“这个时候我可能会带着我的原始创业团队这帮兄弟们,再去做一个新的公司去。我觉得创业对我的人生来讲,可能是一种生活方式。”

“执行者”

在投资人眼中,丛纹弨是一个雷厉风行、言出必达的人。云九资本投资人王京评价丛纹弨是一个“执行者”。超强的行动力和坚韧的毅力是丛纹弨给旁人最深的印象之一。

2016年,丛纹弨率领初创团队入驻“缘创派”孵化器,在这个创业者社区里从零开始一切。这一年乐卡车联呱呱坠地,急需第一笔天使轮融资。在之前的创业经历中,丛纹弨经历融资方面的事比较少,可以说虽是创业老将,但却是融资新兵。为了在融资路演上自如表达,丛纹弨把家搬到办公室,闭关七天,打磨话术,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发现和承认自己的弱点,并迅速找到矫正它的方式,然后全力以赴。也许,武侠小说里江湖小卒闭关修炼之后蜕变成为绝世大侠,并不只是神乎其神的桥段——闭关修炼过的才能成为主角;而平步青云的,大多到头来只是龙套一枚。

“我原来是搞文学的”

丛纹弨的办公室里,一直备有笔墨纸砚;书架上,陈列着字画和扇面;他的办公桌更像传统书桌,随时可以拿来习字和裱字。

“我六岁开始练书法,七岁开始学国画,学生时代就加入山东省书法家协会成为会员。我的理想就是写写字,画画画,写个文章,看看书,听听音乐。”那个和货车司机同吃同住打成一片的“创业者”丛纹弨转身一变,成了“文化人”丛纹弨。

自古以来,读书人讲究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中国传统文化意境里,“侠”与“儒”其实从来不曾分道扬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侠客与儒士是同一群人——只不过一个执剑,一个执笔罢了。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