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4

从A到Z——2018创投字母表(上)

来源:云九资本 作者:王京

2018年已进入倒计时。

这一年资本市场经历了太多大起大落,

与往年的“十大”不同,

今年我们选取了从A到Z 26个字母为开头的词,

总结了2018投资圈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和概念。

趁着历史还未冷却,

回顾一下我们的故事。

空气币/Air Coin

“割韭菜过多,自身亦成为韭菜。”

尼采

让我们的回顾从一个最魔幻的词开始吧。几年前曾经有人在网上卖罐装空气,号称把新鲜的富氧空气卖给生活在都市的人们,不仅让身体健康,还能使精神愉悦。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营销噱头而已,但却出其不意地卖得挺好。故事发展到今年,发生了“究极进化”——空气竟然率先完成了“资产证券化”,“air”和“coin”这两个词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空气币”横空出世。与罐装空气不同的是,空气币的持有者,都笃信空气币是财富的象征。诚然,所谓的空气币是一种完全虚假的概念炒作,但这一概念的火热传播恰恰揭示了人性中脆弱而愚昧的一面。

区块链/Blockchain

“枪是不会杀人的,只有人才会杀人。”

电影《枪王》

这句话用来形容区块链技术,太适合不过了。客观上讲,区块链技术本身是一种非常优秀和高效的数据管理模式,是一种新型的数据结构。后续所发展出来的各式各样的币,只是区块链技术上的一个应用方向而已。“All in 区块链”,本应是一种对未来发展的判断和由此而产生的行为目标,而不该是一种大跃进式的口号,更不是新概念外衣下的击鼓传花游戏。不知而为之的作恶是能力问题,知之而为之的作恶是道德问题,但这两者都是参与者自己的问题。只有真正将技术造福于社会,推动我们生活的发展,才是应该做的事情。在不知道自己知还是不知的情况下,至少保持不作恶,也算坚守了底线。千万别让后世子孙在读历史书的时候,把我们今日对区块链的痴狂与上世纪80年代人们对气功的狂热痴迷相提并论。

古典主义投资/Classicism Investment

“我思故我在。”

勒内·笛卡尔

当区块链在年初意外火爆之后,另外一个概念“古典主义投资”也随之火热了起来,相关的词汇还有“古典投资人”、“古典投资方法论”、“古典互联网项目”等等。大多数人认为“古典”是和“币圈”、“链圈”这种新兴的商业模式相伴而生的相对应的概念,其实不然。古典主义投资这个概念一直都存在,从内涵到外延有着较为完整的阐述,其特征可以简要概括为“追求卓越、价值投资、谨慎参与”三部分内容。相对应的是从2015年左右兴起的新一代风险投资方法,这是建立在“双创”的基础上所开展的创业与投资。大量的新人和新基金涌入,不同的投资思想百花齐放,可能下一个阶段开始之后,我们才能总结出这一个时代的特征。

抖音/Douyin

多亏了《沙漠骆驼》,我才知道魑魅魍魉这四个字怎么读。
如果在去年初有个创业者拿着一款叫“A.me”的产品和我说,他可以挑战快手的行业地位,我会告诉他,你先不要管映客、花椒、虎牙什么的,你先去问问秒拍、美拍、小咖秀同不同意。但2018年的春节后,我却在每个凌晨两点半放下手机的一刻,心中默默唱起了“时间都去哪儿啦”。这就是今年最顶级的“时间杀手”APP,抖音。一段有魔性的笑声,一截15秒的音乐,一套花哨的手指舞,都可以原创出几万段模仿视频,几百万的点赞数。咖啡厅、商场、酒店,几乎所有有背景音乐的地方都放起了“抖音神曲”。在KTV里唱歌要是不会唱“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绝对会被人耻笑的——当然,也就唱两句而已,后面怎么唱大家也都不知道。可是就在我们还在讨论抖音为什么火起来的时候,今年下半年,抖音的活跃度却大幅下滑。当然,退后一步看,抖音的流量与影响力仍然处于高位,即使运营数据相对降低,但其绝对数字仍然是绝大多数产品难以企及的。也许对抖音进行分析总结还为时尚早,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流量为王仍然是铁律之一。

饿了么/ELEME

饿了不叫妈,叫马云爸爸。
今年4月,饿了么被阿里巴巴以95亿美金的价格全资收购,或成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现金收购。10月,饿了么又与口碑合并,共同构成阿里旗下本地生活板块,剑指美团。创始人张旭豪的新身份是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网络上有多如牛毛的文章,细数张旭豪十年的创业故事,现在看看,不禁慨然。我们该如何定义创业成功?——当然是成为巨头。但何为成功何为失败,却在今天有了不同的含义。敲钟上市固然是大成就,但股价大跌腰斩,留下身后一地鸡毛的公司可以称为成功者么?而那些大幕收起高潮退去之后,黯然离场的创业者,如果为这个世界留下了有意义的痕迹,何尝不是另一种成功呢?

5G/Five G

下载一部电影只需一秒,那么问题来了……
早在2014年,三星电子便已率先开发出了5G网络技术。经过这四年多的发展,终于在今年,5G技术到了最后冲刺阶段。而伴随着华为在部分国家受阻,5G成为了下半年的热点话题之一。回想起来,今天移动互联网端所取得的成绩,包括手机硬件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都得益于早年3G/4G的发展。不仅是网速的变化,还有众多底层技术的改进,才有了互联网今天的样子。可能这种变化对我们来说就像空气一样,赖以生存又无从察觉。但仔细回想一下,3G出现之前的手机上网,困扰的可不只是网速啊。12月初,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5G频谱资源,同时明确提出2020年启动全面商用,牌照颁布的时间也只是等待选择一个良辰吉日罢了。对于风险投资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命题和机会,一定会改变整个网络的生态。也许变化总会超过我们的想象,但有一件事肯定会发生——依旧还会有人抗议5G基站对自己造成了辐射……

社区拼团/Group Buying

比带货主播和流量小生更炙手可热的,可能是住你家隔壁的团长王大婶儿。
社区拼团其实不是今年才有的新概念。两年前,社区拼团诞生于长沙。据说,长沙要是哪个宝妈微信里没有五六个团购群,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住小区的。但社区拼团迎来真正意义上的资本青睐是在2018年,尤其是从下半年开始,创投机构纷纷各自圈地,为行业注入了百亿规模的资本血液,七年前的“千团大战”仿佛在今日重现。到底谁会是社区拼团中的那个“美团”,现在还难以分辨。资本的蜂拥入场,也并不一定能让大家都活得更久一点;相反,整个市场的更生速度将加快,谁是驴子谁是马,将更快决出胜负。如何在大战中杀出一条血路,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打法,但几乎每家社区拼团,都离不开对“团长”的强依赖。一个卖货能力强的团长,免不了同时被好几家公司挖墙脚。别以为你家隔壁生了二娃赋闲在家的王大婶儿没什么本事,人家说不定天天面临着“上清华还是上北大”的艰难抉择。

港交所/HKEX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港交所7月12日的开市锣声
今年,港交所频频出现高光时刻。4月份,港交所迎来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董事会主席,并且发布了IPO的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上市;1-6月,港交所IPO总额已经位列全球交易所第一,此后每个月均在打破历史记录,全年有望继续保持全球第一的位置;7月小米上市,8月中国铁塔上市,9月美团点评上市,合计募资金额1300多亿港元,并且全部来自内地;而7月12日那一天,港交所更是遇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难题,8家公司同时上市,敲开市钟的锣竟然不够用了,只能每两家共用一面锣,简直是幸福的烦恼。一方面,港交所的火热给创业与投资都打了一针强心剂,由此看到众多原来的VIE企业纷纷改成了中外合资企业,目标直指香港。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这些IPO的企业上市后,股价纷纷跌落,资本市场表现糟糕。还有很多企业缩减了发行规模,甚至推迟了IPO计划。虽然宏观经济对此造成的影响非常显著,但“打铁还须自身硬”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上市是一个企业的阶段性成绩,是下一个目标的起点,并不是一场终点的狂欢,更不是套利的工具。对一级、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负责,也许是我们经常忽视的话题。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