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做投资狙击手 命中“创业疯子”

Source: GPLP Author: 王海伦

在“大而全”与“小而准”之间选择的时候,云九资本选择了后者,他们要成为中国精准投资的典型,江湖俗称“狙击手式投资。” 成立三年来,云九资本投资项目不超过30个,其中包括E代理、找油网、怪兽充电、松鼠拼拼、青云、我在家、Spot、店匠、乐卡车联等项目,2017年募集的2.5亿美元基金投资期已近尾声。“珍惜子弹”,精准出击,是这个年轻机构的一贯风格。

精准一击

2019年,当创投圈开始呈现资本寒冬的时候,云九资本仿佛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投资上,他们没有停下投资的步伐,募资上,也并没有出现不寻常的障碍。

云九资本创始合伙人曹大容

在谈到对“寒冬”的理解时,创始合伙人曹大容态度非常豁达。“Timing对VC并不是最重要,创新永远存在,外部形势最差的时候也许是基金最好的机会”。“今年是我做投资的第20年。1999年,在硅谷的那一波创业大潮当中我有一段短暂创业的经历,然后2000年,我开始了早期投资生涯。在过去的19年里,我参与和管理过8支基金,在中国和美国经历过各种阶段,经历过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也见证了许多投资机构的崛起与消失。”曹大容回顾自己的投资生涯时说。

2006年,曹大容将美国老牌风险投资机构光速创投首次带入中国,成为美国光速创投在中国的第一位合伙人,负责这家全球基金在中国的投资,并从2011年起募集管理光速中国的一期和二期基金。在此期间,曹大容带领团队投出了包括拼多多、拍拍贷、融360、满帮集团、美团点评、房多多、途家、企鹅杏仁等项目。许多公司从初创企业、到独角兽、再到上市企业的成长之路,曹大容都是其见证者和当事人。

“中国的独角兽的项目在过去十几年里不过200来个,平均一年不到20个,具体到某一个机构投资独角兽的概率,以及每年几千个项目投资中标的概率极低。这是看似光鲜的投资圈背后的残酷现实。但是真正给基金带来高额回报的就是这20来个项目,因此,我们要做的是精准找到这些项目并投资。” 基于此,当很多投资机构在追求规模效应的时候,云九资本选择做一家“很会做早期”的精准投资机构。

云九资本一直以做出10倍回报的基金为目标。在曹大容看来,如果未来想给LP创造10倍回报,需要建立系统化的打法,不断复制成功的方法论,培养一群投资“狙击手”,并打造强烈的早期投资文化。

通过精准投资、长时间等待获得超额回报,在投资圈有一个现实样本,那就是Benchmark。

2019年,伴随着美国最大一笔IPO——Uber的上市,其背后的投资人,尤其是早期投资机构收获丰盈。Benchmark Capital(标杆资本)就是Uber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900万美元的投入获得了70亿美元的产出,投资回报超过600倍。

而Benchmark作为硅谷最杰出的VC之一,其投资案例不仅仅是Uber,还包括Twitter、Yelp、Zendesk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企业,在硅谷,他们似乎是投资圈的一个神话。曹大容认为,“Benchmark每一期基金都能持续做到十倍甚至更多,不是偶然的,是有一套系统化的playbook。他们已经将早期投资变成了低风险,高回报的行业。”

然而具体到中国,中国的国情能诞生Benchmark这样的精准投资机构吗?

“在中国做早期投资,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做精准投资这条路会比美国更难。”曹大容坦诚。

在对比了精准投资与规模化投资的创业成本之后,在中国市场上的大部分投资机构选择了规模化之路。伴随着基金规模的不断扩大,其品牌效应及投资风格也更加稳健,更容易被LP所接受,继而就能募到更多的资金去投资。投资得越多,其命中的项目也自然会增加。总体来说,这是一个正向循环。在美国也同样如此。精准投资虽然也是通往成功的一种方式,但是被很多人放弃了,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狙击手的实力。

在云九资本,每个投资人都在投资圈历练已久,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有人擅长消费投资,有人对宏观经济更加敏感,有人专注财务模型。他们既可单兵作战,又可以形成一个团队,协同作战,共同筛选大量的项目和寻找优秀的创业者。

实际风险与感知风险的差异

在投资圈,不乏一些伟大投资神话的出现,比如,软银投资孙正义早期投资了阿里巴巴、Naspers (南非报业集团)早期投资了腾讯。

于是,大部分投资人脑海当中浮现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伟大可否复制?

经过20年的历练,曹大容的答案是肯定的——在早期投资当中,如果经过专业的系统训练,这种伟大可以复制。

那么这个可复制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呢?

很多时候,我们经常听到,某某投资人5分钟就决定上亿资金投资某个项目。

这些投资人何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这个项目做出判断?

“从投资本质上来讲,VC是一个玩实际风险与感知风险差异的工作。”曹大容解释说。“很多疯狂而伟大的项目按照理性的分析其实是没有办法投资的。投资人需要理性,同时也需要感性,他们需要被伟大的创业者所感召。我见过很多类似的故事。对于很多项目,理性的人根本不会投资,大部分都是投资人一时被感动的情况下进行投资的,因为看上去风险很大,也就是所谓的感知风险。事后当投资人回归平静的时候,有一些投资人还会后悔。然而几年过去之后,时间证明这个项目是一个伟大的项目,事实证明它的实际风险并没有那么大。因此,在投资的时候,我们要接受这种感性。投资人需要看到CEO眼中的光,跳到他们的视角里去看未来的世界,看到CEO的渴望及愿景。”

投资人除了需要不断地培育这种能力,优秀的早期投资人还有着对于创业风险的不同理解。

曹大容在硅谷刚入行的时候,有一个资深前辈对他讲,“早期投资千万不要忘记一件事,每个案子最差的情况就是亏损所有投资金额。”

“当时没有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十年之后,我才明白背后更深的含义。”

保证本金其实是大部分刚入行的投资人的“底线”。众所周知,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哲学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是:第一,不能亏损本金;第二,牢记第一条。这对于PE投资来讲恰如其分,然而,对于投资早期来讲并不完全适合。“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讲,我们的着眼点应该是这些本金给投资人带来的回报会是多少,如何通过理解行业,理解团队投资出伟大的项目。”曹大容解释说,这就是如何看待风险的问题。在本金的因素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去考虑这个案子的想象空间和潜在回报,而这恰恰是最难的。——这需要想象力,以及对行业、模式、技术趋势和对CEO的心态、状态以及愿景的深透的理解。“判断upside比分析downside要难得多。”

云九资本对于判断项目和创业者的风险有着自己的逻辑。

“假设,某一天,有一个创业者找过来说他要打败BAT,作为投资人该如何反应呢?大部分投资人会说这个人是个疯子吧?在云九资本,我们就愿意非常耐心地听一下他的想法。” 换句话说,就是投资人自己首先要眼界异于常人,看到别人不能看到的风景,才能找到成就伟大事业的“创业疯子”。比如要在竞争惨烈的电商行业挖出一个几百亿美元估值的黄峥——他有远见、判断和对人性的洞察,同时也让投资人感受到极致追求和极强的内心坚持,这些都需要投资人用“心”去聆听。

因为伟大的创业者多半都是不同于常人的创业者,他们的认识与常人完全不同。曹大容深信这一点在创业者早期融资时一定是非常明显的,这是他将近20年的经验之谈。但是每个人的“疯”全然不同,没有规律可言,这就要求投资人能越过传统和理性观念去判断和感同身受。理解他们,对于投资人水准的要求极高。

云九资本走过的这三年,创投行业如过山车般起起落落。无论环境怎样变化,投资募资的节奏不变,专注的领域不变,系统的打法不变,对寻找“创业疯子”的企图心更是愈加强烈。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