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4

云九资本王京:将“早期投资即投人”挖掘到极致,没底层逻辑的项目不投

来源:投资家 作者:李铮

2014-2016年,对股权投资行业意义非凡,是VC 1.0向VC 2.0集中跨越的时期。这3年间,大量资深投资人离开原先机构,踏上VC 2.0时代新征程。

如,原IDG资本合伙人张震、高翔创立高榕资本,原光速安振创始人曹大容创立云九资本,原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创立火山石资本,原高原中国创始人涂鸿川创立沸点资本。

VC裂变、升级的背后,是股权投资行业告别蛮荒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2.0时代下VC也给行业带来了更多变化和可能性。

当人们认为阿里、京东主宰的电商王朝再无人可撼动时,拼多多雄起;当外界觉得安居客将要主宰市场时,房多多提供了全新的体验。

这就是VC 2.0时代的改变,并非“颠覆”而是“转型”,企业、创业公司在转型,VC也在转型。由过去“大海捞鱼”的粗犷投资策略向更加精细化的投资策略转型。

而在VC 2.0时代众多机构里,云九资本是一个“新型样本”,它们把“早期投资即投人”的思维逻辑、方法论升华到数据层面,真正做到“以人(创业者)为本”。

在投资家网近期举办的“2019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上,记者有幸采访到了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一个多小时的对话时间里,他多次向记者提及早期创业中“人”的重要性。

理性与感性结合,挖掘出最优秀创业者

王京是一位十分纯粹的“创业型”投资人。

他的纯粹体现在,大学刚毕业就投身到创业事业中,5年的创业经历,让他接触最多的就是人,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在他工作与生活中占到很大比重,久而久之,王京练就了一身,看人能看出深浅、层次甚至“野心”的能力。

这并非是说空话。在采访过程中,王京给记者出了一道测试题:

你工作多少年了?

你未来希望做什么?

在你的领域中,你认为做的最好的是?

会不会有比TA做的更好的?

有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

通过一些简单的提问,他就能判断出创业者的“野心”有多大,这些提问只是云九资本对人分析体系环节中的一个小维度。在决定投资项目之前,云九资本会对创业者本身进行多种维度考察分析,在王京看来,“野心”强,是创业者走向成功的先决条件。“我们对人的关注、判断、研究,毫不夸张地说,可能超过所有投资机构。”

人本身就是一个兼具理性与感性的个体,定量分析是理性判断的结果,王京向记者展示的提问,更侧重感性部分,理性与感性结合,成为云九资本在“看人”上的一大特色。

“今天的互联网创业,靠一个模式的创新和点子来获得成功不再那么容易了。如果能理解行业,然后又能跳出来,去颠覆它,这些人的成功率比较高。”王京对投资家网表示。

2016年成立的云九资本正是汇聚了这样一批擅长“识人”的投资人。拼多多、房多多、途家、FaceU、51VR、青云……创立云九资本前,他们的投资足迹就已经遍历今天许多耳熟能详的TMT项目。

“狙击手”式精品投资策略,回归本质

在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深度科技三大领域,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是王京在云九资本这3年一直坚持做的事。这与机构崇尚“狙击手”式精品投资策略不谋而合。

据了解,在募资艰难的2019年,云九资本已逆市完成4.4亿美元新基金募集,其中包括第四期美元主基金Sky9 Capital Fund IV, L.P.。第四期主基金聚焦早期投资,关注A、B轮阶段项目,存续期“10+”,LP为主权财富基金、基金会、养老基金、家族基金等国际投资者。

对于早期项目,云九资本单轮投资额度一般在300万-800万美元之间。他认为,以这样的步伐做投资已在过去3年得到验证,做投资要守得住“欲望”,以保证团队有精力将服务做到极致。投资布局上,王京向记者绘制了一幅“蓝图”。

简而言之是,投资项目分成to B与to C两大类,穿透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深度科技三大领域,具体投资到新一代电商、新一代社交产品、互联网金融、移动平台、B2B平台、云服务、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人、智能硬件、VR/AR等细分方向。

王京说,他做投资一定会回归事物本质。如果是VR项目,只有技术,没有应用,不投;如果是消费类项目,没有技术,产品好,有客户,可以投。“科技项目,我会看,技术的应用层面是什么样子;消费项目,我会看,产品逻辑,客户多少,能不能活下来。”

在消费互联网整体投资偏好上,云九资本较少投消费品牌,但消费平台会投的多一些。如2019第二季度GMV同比大涨171%,用户净增长4000万超阿里一倍的拼多多,云九资本创始人曹大容和合伙人郝玮曾在之前任职的光速安振对其进行投资;如今年11月刚在纳斯达克上市,拥有超过107万名注册经纪商户的房多多,曹大容也是其早期投资者之一。

左起:曹大容、王京、郝玮

王京本人对to B领域的项目看得比较多,投出了找钢网、找油网、买粮网、快塑网、聚美优品、51VR等项目。什么该投,什么不投,哪些多投,哪些少投,王京了然于心。他认为,拼多多等一系列平台的崛起是供应链的升级。从前端消费品到后端供应链,是云九资本投资消费互联网领域的底层逻辑。

“我们做投资经常到三四线城市去看,并不是看三四线城市消费端的变化,看的是产业集群,也就是供给端或者生产端的变化。一个地方在新科技、技术、资本的扶持下,如何做提升,从而带动前端消费,我们关注的是这一点。”王京向记者透露,但他也强调,如果一个项目供应链的所有数据都很“漂亮”,恰恰有问题,因为这些数据很有可能就像“不可能三角”。这类项目就要小心,“藏得深”。

不管是什么样的项目,王京聊过之后,总会有所发现,或是问题,或是惊喜。他之前投过一个深度科技领域的VR项目——51VR,投资之前,发现创始人之前的职业背景并非VR专业,但王京最终还是投了。原因是,他觉得创始人的学习能力、理解能力、承压能力、管理能力、格局、野心都非常高。事实也如王京所料,51VR在市场中很快成长为行业头部公司。

王京看企业服务的逻辑,可以归结成两个字,盈利。他更在意企业服务项目有扎实的商业模式。“C端项目也许能够靠烧钱烧出一片繁荣;企业服务要活下来,得有造血能力。”

投资决策上,云九资本的机制有些特别,既不投票过审,也不举手表决,如果项目还不错,合伙人讨论半个小时就投了,如果其中有一人不同意,拿出验证投或不投的依据,以事实结果为导向,避免冒进。“凡事讲依据,我们做决策不是靠嘴说服对方。”王京说。

做投资要有纪律性,抵住诱惑

10年的投资生涯,让王京经历了股权投资行业的热与冷。

他见证过一个个风口的崛起,也看到过,“猪从天上掉下来”,他很清楚自己的边界在哪。

守得住底线,是他给记者留下的印象。“不是说追或者不追风口,而是说风口与否从来都不构成我们对项目的判断依据。”不过,他也笑称,“如果是投中的项目遇到了风口,那也是件好事。”

O2O、共享单车,王京一次没碰过,因为他清楚地理解了,赛道营造出来的商业逻辑与客观逻辑相去甚远。“我觉得那些东西基本都是资本造出来的概念。”

在股权投资行业蓬勃发展的今天,市面上有10万+投资人,王京是那个真实有个性的一位。

说他真实,他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装,“看不懂就是看不懂”。

说他个性,跟打扮有关,没见面前,看照片,会以为是“辫子投资人”,见到本人后,和照片一致,只是没有梳起辫子。

这种情况在记者过往采访中并不多见,总会发现照片和本人有不一样的地方。

王京没有。

在采访间里,王京连着喝了两瓶矿泉水。

“做投资和出来混是一样的,总要还。”

“追风口,还不如我拿几个亿美元炒股票,比风口赚钱更快。”

但他尊重别的投资机构投资风口,“各家有各家的逻辑。对云九来说,投或者不投一个项目,跟它是不是风口无关。”

“投资人必须能抵住诱惑。你看,中国足球最缺的就是踏实,这个踏实不是速度慢,不是保守,也不缺格局,缺的是,能否按客观规律办事。该快的时候慢,不叫踏实,该快的时候快才叫踏实,这符合规律,这是最关键的。”

以下为投资家网与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快答实录。

投资家网:你觉得,自己在投资圈是一个什么类型的投资人?

王京:我自己是古典主义理想化投资人。我遵循投资逻辑,去投的每一个案子,做的每一个决策,都要寻找它的理论依据,要符合我的理论标准。

第二个是理想主义,我有情怀、有价值观的。违反价值观,违反社会整体利益的不会投。

投资家网:做投资很考验人的耐心与前瞻能力,有时需要静心思考,有时又要快速决策,你是如何做好这两个点的?

王京:这两个不矛盾,我个人做事方针上是感性决策,理性反思。抉择的时候速度快,靠的是经验,但是在抉择完之后,我会去理性的反思。

投资家网:除了做投资,有些投资人喜欢看书、看电影、户外运动,你的爱好是?

王京:我都有,我是文艺青年,喜欢看书,投资人就一定要看书,我除了商业上的书,什么书都看,历史、哲学、宗教、文化、文学。游戏也会玩,模拟经营类最多。

运动的话,我喜欢踢足球和短跑,我从小踢足球,到现在也在踢。差不多,一周踢一次。电影方面,没有忌口,大片会去电影院看。

投资家网:在投资中,回报率和情怀你更看中哪个方面,还是要两个都兼顾?

王京:这两个其实不矛盾,我经常说,伟大的艺术品都是价值连城的,你的艺术品之所以没有人欣赏,是因为水准还不够高,不是艺术本身不值钱,是你的艺术品不值钱。

情怀也是,之所以不能创造财富,不是情怀本身不行,而是你这个情怀只是自己理解的情怀。

投资家网:对创业者,您喜欢/看好什么类型的人?现在最想对创业者说什么?

王京:我喜欢学习能力强、踏实、有格局、有野心的创业者。我最想对创业者说的是,要踏实,这个最难得。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