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6

罗辑思维投Papi酱非纯早期财务投资, 第二步退出是正确选择

作者:云九资本

云九资本邱谆表示,罗辑思维投Papi酱是战略投资而非早期财务投资。第二步退出是正确选择,战略投资不一定能产生真正的价值;洪泰彭创认为,从罗辑思维最后撤离可以看出,创业公司还是要专注;吴世春表示,会选择在Papi酱很便宜的时候去投资。

2016年12月6日-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会议上,追梦者基金创始人、创新谷创始人朱波、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彭创、雲九资本董事总经理邱谆、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红点创投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袁文达、零一创投创始合伙人赵勇、安芙兰集团董事长周伟丽就早期投资策略做了讨论。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和云九资本编辑整理:

2016年的天使投资经历了什么

朱波:在座的八个人都在天使投资界很久了,有些是十多年了,少说也有四五年了,在天使投资行业当中经过了风风雨雨。先回顾一下2016年,天使投资到底有什么状态?想问一下周伟丽,你对2016年的情况怎么点评? 

周伟丽:我觉得从几个方面来讲,一个是投资阶段、一个是投资地域、还有领域,以及投资热点。

阶段:三年前外资背景基金投资A轮的向前走,而今年天使基金走向A轮,这与商模创新大风口的开启与关闭是正相关的

地域:境内走向境外,所谓投资2.0,国际化地区以美国硅谷、以色列、及印度为主亚州,人民币外币双币并行基金在机构间开始兴盛。境外高精技术+国内广阔市场和丰厚的资本,是今年天使机构加速国际化逻辑。

领域:由商模创新走向硬科技,商模创新型企业今年仍然有机会–新媒体(papi酱、有书共读及新媒体广告公司)、新文娱(映客、斗鱼、果酱直播网红经济)、新消费(产品:小牛电动,服务:摩拜单车,渠道:集成汇)、新金融(炒外汇老虎金融、159彩票)。今年AR/VR、AI智能、无人驾驶、智能硬件,大领域精准医疗、商模项目出海。商模创新与硬科技结合的公司更性感更安全。

热点轮换加速:由1-2年一个风囗,13、14年的O2O,15年的互联网金融,变为今年一年三个热点话题。充分说明热钱更多,催生了成长速度特别是估值增速加速!

天使投资退出属貔貅的,光吃不拉!肠梗阻。

朱波:确实做了很多的功课,几乎把我们想要说的全部说了。李总在中国是天使投资面铺得最广的,从全民的PE,到全民的天使,李总投了80多个项目,你对早期的项目应该比较了解。

李竹:今年整个天使投资的增长率比前几年大幅度的下降,今年整个天使投资比去年略有增长,但是总和里面有两极分化的趋势。一批天使以往常的速度或者更快的速度在布局,比如说英诺和梅花天使,我们投的项目都比去年多,去年投了50、60个。有些天使在2014、15年投的项目,没有得到后续的融资,所以放慢了脚步,或者看到了资本的寒冬,觉得融资不太容易,就放慢了脚步。

第二,模式创新在往技术创新方面迁移,技术创新是未来的一个大的趋势。

朱波:今年和去年相比,技术类的投资占的比重高?

李竹:今年技术类的比重是占得最大的。我本人是清华毕业的,靠山吃山,就吃清华校友的。人工智能方面我们不投出一个独角兽,就白上清华了。

朱博士逼着我下决心要投出独角兽,我们一定能投到。

朱波:问一下袁文达,早期投资在16年是冰上冰下,上半年是冰,下半年还是冰,你的心目当中16年是一个冰火两重天吗?

袁文达:我今年是第11次参加清科的会议,第一次是05年12月份,我记得是在上海四季酒店。今年的赞助商有105家,05年的时候可能最多就是20多家赞助商,可以看到有更多的基金和投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进入到早期投资。

从09年进来了以后,中国的科技创新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我们归纳成08年之前,大多还是在拷贝海外的模式,复制到中国。08-15、16年,这一段时间,我们逐步看到本土的创业公司在各个重要的领域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中国现在就是一个自成一体的体系,除了美国以外,唯一的这么一个国家。

15、16年,再往后,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创新是在中国,由中国公司来领头。我们非常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创新公司,在中国出现。

被罗辑思维放弃的papi酱,这些投资人当初都没能投的上

朱波:其实大家知道在16年当中,曾经刮过了一股网红的风,从papi酱的成功出世,然后最终和罗振宇分手,曾经结婚,马上离婚。首先想问一下邱谆,你觉得罗振宇跟papi酱突然之间的离婚,你是怎么看的?

邱谆:我当年的确跟他们聊过,他们在融资的时候,有一页写的是网红,就是papi酱,但只占了一页,当时这个CEO确实是在娱乐行业最懂互联网的,互联网可能最懂娱乐的,把两边结合得非常好。罗辑思维做投资papi酱这个事情,第二步即退出是正确的,他们做的这个行为是战略性投资的行为,不严格是我们平常所讲的所谓早期投资,早期投资更多是财务投资,更多是我们追求财务回报,他是战略投资,是不是应该投这么早,尤其在他们自身还处在相对早期、商业模式也还没有完全清晰的时候,是非常值得商榷的,他们就算有财务回报,也未必能对公司本身产生真正的价值。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Yahoo,他们持有的阿里的股份从财务回报的角度讲非常丰厚,但还是不能改变Yahoo公司自身没落的命运。

朱波:问一下彭创,从你的角度上来看分分合合,说明了什么问题?

彭创:第一个papi酱值不值得投资,第二个是罗辑思维要不要辞职?对于天使来讲,核心本意对公司的驱动因素还是在人身上,papi酱我没有见过,这只是他产品初级形态切入点。罗辑思维撤出来了之后,代表了罗胖本人还是定位自己为创业公司,创业公司的定位就是专注。

朱波:罗振宇从投资到退出来是对的,papi酱投完了以后,其实在机构里面每个人议论纷纷。同样,这个案子,问问大家会投不会投?周总会投吗?

周伟丽:投。

吴世春:投。

朱波:如果有机会,当时投不投?

李竹:我当时会投,但是现在不投了。因为徐老师投了。徐小平投了,他是一个标杆式的人物,这肯定是一个不错的项目。

朱波:如果是个不知名人投的,还会有这么火吗?

李竹:papi酱也是有代表性的,也是在文创领域代表了一种新的趋势,现在网红对于互联网新的IP的形成,肯定是有价值的,当时我其实想投的,但是没有投进去,现在我觉得从今年来看是4、5千万的销售收入。

朱波:问一下吴总,papi酱头部效应非常重,未来能看到不同的IP,都是名人出来的,又是貌美的人出来的。

吴世春:这种人格化的媒体,我觉得更像投一个明星,我们投了有车,还有火星文化,像华谊和光线的投资,而不是赌一个明星。在她很便宜的时候,我愿意投。

朱波:当时一个亿的估值贵吗?

吴世春:对我来说太贵了。

朱波:值得投吗?

吴世春:但是会跟他砍价。

朱波:徐老师是抬价的。

李竹:罗辑思维帮徐老师砍了价,本来是三个亿的。

吴世春:因为我们的价值在于发现他最早期的状态,已经比较热的时候,价格已经上去了,就已经过了我们的投资阶段了。我们更愿意做创业公司第一笔钱的投资人。

吴世春:因为我们的价值在于发现他最早期的状态,已经比较热的时候,价格已经上去了,就已经过了我们的投资阶段了。我们更愿意做创业公司第一笔钱的投资人。

朱波:我当时也是想投,但是投不进去。零一创投短短的时间横空出世,你红的程度不亚于papi酱,papi酱通过三年才能红起来,今年的清科年会在这个机构里面,基本上还是要花很久的时间,我想问一下赵勇总,你是怎样那么快在一年左右的时间,把零一资本快速提升品牌,让大家都能认识,有什么秘诀?

赵勇:其实没有什么秘诀,在做VC之前,我已经准备了十几年的时间,我自己有两次创业经历,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浪潮,我就从清华出来创业的,那一次不太成功,做了几年VC之后,09年再次创业,当时十个人,挺茫然的,做了五年之后,比较幸运,做到了1000人的公司,在A股已经上市的,现在市值300亿,我是联合创始人和COO。在VC和创业者两边都做过,这种经历在VC中比较少见,我也是看过很多投资的项目,起起落落,去年做VC还是有很多点滴的总结和思考。

为什么我们的基金从过去一年中发展得比较顺,我们取了个比较好的名字,沾了《从0到1》这本书的光,0和1也是二进制的信息单位,创业如果能找到那个点,就可以改变很大的行业。

创业进入了深水区,不能投中头部项目,难以获得高回报

朱波:大家都说天使投资界有点像娱乐界一样,不能成为网红的创业者不是好的创业者,不想成为网红的投资人也不是一个好的投资人,天使投资人就是看谁的品牌高,就去找谁,你赞不赞同这种说法?

赵勇:天使投资也是百花齐放,各种流派,都是很不错的。网红是吸取流量很好的打法,我们不是网红的打法,我自己创过业,创业是非常艰苦的事,我们更多希望跟投资者一起吃盒饭,解决实际的问题。

朱波:问一下邱总,你在硅谷看项目,你眼中美国和国内的投资环境有什么大的差别没有?

邱谆:我们云九资本是一个以中国的市场和项目投资为核心,同时兼顾国际化视野的全球基金。所以我们对于在硅谷放了非常多的重心和资源,我个人有相当一部分时间在硅谷,主要是在当地见以技术核心的项目比如人工智能等,同时和硅谷的学界和产业界如斯坦福和谷歌,以及其他科技巨头和投资机构保持沟通和同步。我们在硅谷这几年看到的现象是,美国的VC投资之前总体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国内近几年的大起大落。前面很多年主要以技术核心和企业相关的服务为主导,近年受移动互联网市场拉动,也将重心部分转到消费者为中心(toC)的项目上来,但最近两年和国内类似,消费级的机会减少,他们的重心重新又转回到之前技术驱动的轨道。这几点可以对国内有借鉴意义。

朱波:问一下吴总,今年创业井喷,早期项目死亡率非常非常高,高到让我们很难承受,一个个人天使投了4千万,投了20个项目,一个都没有成,问题很严重,你点评。

吴世春:投资行业很多人撤出去了,但是也有很多人冲进来了,进来的钱和机构数是远超于去年的数量的。从数量,无论是钱的数量,还是机构的数量,我觉得在这个市场里面,肯定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分化。可能TOP5的这种机构,会拿走绝大部分的回报。

因为头部项目,回报占整个市场的回报比例会比较高,不能投中头部项目,是很难获得比较高的回报。去年也有几个方面,O2O和穿戴设备,今年追逐的VR,还有人工智能,也是概念多于实际的造血能力,离盈利还比较远。这些坑都会导致一些跟风式的资本,就会栽在这里面。

朱波:问一下彭创,洪泰基金去年在投资界是非常知名的,先不说俞敏洪和泰哥,洪泰基金整个的打法,在投资圈里兴起一股旋风,你是洪泰基金的人,点评一下洪泰基金在今年和去年,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反思和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的。

彭创:我其实入行做投资是从美元PE开始的,做了一个早期的品牌,早期投资和晚期投资的差异性还是很大的,早期投资真的很难做。

另外一点早期投资的初心到底是什么,洪泰基金成立,希望帮助年轻人实现创业的梦想,早期投资不是公益,除了实现LP现金财务回报以外,确实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在里面,社会属性在里面,怎么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确实是很重要的命题。现在有人说投资进入了深水区,现在创业更是进入了深水区,现在鱼在很深的水里面,对于投资来说,最大的成本是一个投资人在这里面花的时间,我们希望控制投资的节奏和速度,好像在高速公路开车一样,你就会觉得开的比你快的都是疯子,所以控制好节奏,做好投后的服务。

风口不是看报告看出来的,被媒体按范式总结出来的东西一定要慎投

朱波:问一下袁文达,可能时间最长,李竹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你见过太多的猪在跑,也见过太多的猪在飞,有些掉下来,有一些没有掉下来,你知道有很多的体会,分享一下你曾经踩过的坑,我特别喜欢听别人失败的案例,分享一下。

袁文达:最辛酸的时候,奇虎上市的时候20亿美金,一年半之后变成了50亿美金,这是最辛酸的。看错人是最痛苦的,对人的判断错误是最痛苦的。我们跟清科一起投过一家公司,创业者是第二次创业,之前也是有VC投过的,第二次创业我们投了他,差不多一年时间把几百万烧没了,居然有本事又忽悠了另外一家VC,我听说那家公司又忽悠掉了,又忽悠第四家公司。对人的判断,我觉得是所有我们在座的投资界的同行们最纠结,也是可能花的时间最多的事情。

朱波:所以是要把人看准了。问一下周总,你也明白投资圈如果要算男人婆,就是天使投资人,男人当牲口用,女人当男人用,是男人的活,就像一匹狼,像你这样的美女,非要跑到天使圈里,跟狼一起共舞,我非常敬佩你的成就,跟大家分享一下。

周伟丽:我理解的投资势、道、术。投资之术:募、投、管、退;投资之道:选人、看事、建生态; 投资之势:金融十年,顺势而为。大势道术里又蕴含了小势道术。混在这个乱世出英豪的时代,我们要做的就是抢钱、抢人、抢地盘!

朱波:VC界的大佬都强烈反对追风口和投风口,问一下李竹,PE和VC都反对有风口论,天使在投资当中是不是要看风口,如果天使都不看风口,我知道你有好多的逻辑是有风口论,你也是赞同风口论的。

李竹:我觉得风口不是看VC的研究报告看出来的,风口是创业者做出来的,所以我们做天使投资人,我们要发现风口,首先是因为投资了其中某个项目,投了一个项目之后,觉得这个方向发展得非常快,有趋势,我们跟创业者一起去学习,发现了这个趋势。

朱波:是投完以后就变成了风口吗?

李竹:投完以后,跑着跑着就变风口了。11年之前我们也不知道O2O,O2O一直到14年,这种本地生活,交易类都是个非常好的创业方向,那个时候我们对风口的概念不是很强。两年前投了人工智能技术类的公司以后,我们就开始学习,学习以后我们有意识来看这个东西是不是风口,我们发现是,所谓风口要有五年上的投资周期,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

刚才也提到像VR,还有直播,这都是小波浪,这个称不上风口,投资周期只有一年的窗口,这都是没有意义的。当我们看到有五年投资周期方向的时候,就大规模的投。

朱波:问一下赵总,还是风口论的事情,天使投资说到底,投资是击鼓传花,天使投资来了以后,这个公司不可能马上盈利的,A-C轮要接下去了,要看这个案子是看A、B轮他们想要的,还是不管怎么样,先投了再说。

你投了一个公司非常好,什么投O2O,现在还在投,确实做出来了,天使有情怀,A、B轮没有情怀。

吴世春:早期投资要经验主义,以前我不玩游戏,也不懂游戏,糊里糊涂就投了,成了之后,我们总结这个团队有什么特征,这个团队有什么打法,按照这个模式去找这个团队,投的公司都不太成。

创始人找到你,你听不明白,或者你不明白的东西是比较珍贵的,或者说不出来的东西,才是比较珍贵的,一旦某种东西被总结出了,被媒体按照范式总结出来,我觉得一定要谨慎。

朱波:所以说一定要投看不清,说不明白的东西?

吴世春:我们投了一个团队,他们很认真,很热情,现在有5亿多的用户,几年前移动出来还不是热门的词,还是非常冷门的项目。等到一旦被总结成一个公式,那就晚了,可能这个项目就出不来了,如果聚焦在镁光灯下面,是出不来的。

什么样的创业者容易失败?玻璃心、耳根软的创业者不能投

朱波:每个人都投了很多公司,讲讲失败公司的特点是什么?你总结出你的机构里面,哪些人容易失败,哪些事情容易失败?

李竹:如果一个公司历史不长,你感觉创业者很能干,结果你投了,往往会失败。公司的文化,或者是决断力导致了他不成功。公司历史不长,我们一般不会投。

彭创:CEO自我调整能力是非常关键的,市场应变能力和自我调整能力差的我们不会投。

邱谆:就是看综合素质,这个人从一开始看,就一定不是单一的能力强。比如假设他是技术出身,在他是个技术大牛的同时,也必须具有销售能力、商务能力、影响力、管理团队能力,而且也包括资本运作能力(融资、收购、上市等等),甚至财务、法务、人力资源等等,这些东西都要懂一些,不能光只是技术,甚至也不能光只是有商业头脑。

吴世春:我觉得玻璃心的创始人不能投,CEO是要带领大家跪着活下去的人,有的人是学霸,从小从优秀走到优秀,一路保送到清华和北大,中间没有好的逆境的逆商,没有克服逆境的能力,没有面对挫折的能力,是很难投的。

袁文达:如果在做一个追跑的角色,如果一个市场已经有一两家比较大的企业,然后有另外一家是追跑的角色,或者是一个市场在快速整合的时候,要去做个追跑的角色,是比较难的。

朱波:就是说跟随者是比较难的,你只做领跑者,不做追跑者。

赵勇:我觉得耳朵太软的创业者是不能投的,比较偏执和自信的CEO比较理想,他可能会犯错误,但是往往能走到头。

周伟丽:我是觉得有些CEO只懂做事,没有赚钱的狼性不能投,没有经济的嗅觉不能投。

朱波:人是非常重要的,但对的人选的事情是错的,也不靠谱。

吴世春:事情一定要在拐点跟转折点上,才会有比较大的机会。

朱波:人无可挑剔,但是失败了,袁总在这个行业11年,肯定看到除了人以外的事情。

袁文达:我们投过一家企业,很有希望成为二次元领域第一个跑出来的,我记得bilibili要求他们去收购,我们是09年投的。

朱波:这也是对创业者和投资人,在看项目当中怎么去排雷,我们抽象的讲投人,投人这个事情比较主观,每个人的评判不一样,对事情很多东西是客观的。

周伟丽:大家讲的是赛手,我想讲赛道,因为去年年底的时候,大家觉得商业模式创新风口已经关闭了,逼着大家去投技术。我们去境外投精准医疗的技术,医疗这个领域在国内大部分是应用型创新,所以投医院、投服务、或者医疗机械什么的的,真正重大新药创制还在境外,一定要在富矿区挖矿。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