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2

有良知的人,应当肩负起社会未尽的责任

作者:云九资本

今天,格隆发表了《盛世中的蝼蚁》。读毕,任何人都会感到深深的压抑,以及一种无力感。

再怎样的盛世,也无法改变社会资源分配不均的现实。

关于社会结构,中国的宪法这样说: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

中国的立国思路,是自上而下的治理。所有自下而上破坏既定治理方针的,都是不允许的。下面的应当听上面的,因为上面更加有能力和眼光。

因此在中国,就更需要一群有担当有理想的人去挑起这个大梁。在古代,这群人被叫做“士大夫”。

所谓士大夫,就是“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所谓士大夫,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所谓士大夫,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而美国的宪法这样说:
为了组织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的安宁,建立共同的国防,增进全民福利和确保我们自己及我们後代能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

美国的思路则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不能保证全民小家利益的制度,不是好制度。

在西方,这一精神体现在骑士八德,即谦卑(Hamility )、荣誉(Honor)、牺牲(Sacrifice)、英勇(Valor)、怜悯(Compassion)、精神(Spirituality)、诚实(Honesty)、公正(Justice)。

亚当·斯密在他的《道德情感论》中说,人的本性不仅仅是追求私利,还包括同情、理解、友谊、爱和被社会所欣赏。作为人类行为的动机,这些本性同人对私利的追求起着至少同样的作用。对很多人来说,这些动机可能更重要!

2005年,Whole Food的CEO约翰.马凯这样写道:”当我们是孩子时,以自己为中心,只关心自己的需要和愿望;当我们成熟后,大部分人会超越孩提时代的利己主义,开始关心他人——家庭、朋友、社会和国家。人类爱的力量可以超越种族、宗教和国家一直可以延伸到全人类,甚至还可以延伸到其他动物。帮助别人我们可以得到快乐,这就是人类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认为,在人性上,东西方是相通的。

格隆在文中最后说道:
“既然是我们的社会机制必然性地“制造”了弱势群体,社会就有义务和责任去善待他们,至少,让他们的孩子有病能治,有书能读。如果我们有资源让“老干部”群体医无所忧,我们就一定有资源让杨改兰的孩子们能治上病,读上书。

这实质就是给杨改兰们留下一丝卑微而渺小的希望,也是给他们留下活下去的勇气。

怎样对待弱势群体,是一个社会最柔软的部分,恰恰也是一个社会最强大的部分。”

我们深以为然。

云九的菲娅始终热衷于公益。她说:“幸福都是相同的,悲惨的人却都有着不同的悲惨故事。人是弱小的,有时对于现实会无可奈何。所以一定不要让人落单。有困难的时候,谁都需要有人给予支持和鼓励。”

云九始终有一个愿景,在投资收益之外,能够推动一些兼顾社会公平的项目。比如云九团队投资的妈妈大V店,帮助了千万全职妈妈在家里开起网店,无需进货和发货。这大大缓解了很多全职妈妈家庭的经济困境。

云九也希望能更多地肩负起社会责任,而不是袖手旁观。

为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有能力的人伸出自己的双手。云九,会是其中一双。

你呢?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