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3

给世界开一扇了解中国教师的窗

作者:云九资本

在之前9.12已经被和谐的文章里,提到过云九希望以商业推动公益发展的主题。在我们的官网上,也添加了“社会影响力”的板块。在那里,你会看到我们如何用3万元撬动了6000万元,让阿土列尔村的孩子们不用再攀爬悬崖出入;用5万元让众多乡村和留守儿童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尝试;用22万元为4520名贫困儿童支付了大病医保,使其不再受到重疾困扰。

当然这不是今天的主题。云九资本的Ron Cao本身是学愿桥的理事,而学愿桥最近在推进一个活动,希望能让世界更多的了解中国的教师。

下面是学愿桥的创始人Keren的话:

Hi!我是学愿桥的联合创始人Keren。

我生长在纽约的一个华人教师家庭。6岁时,我喜欢玩“我是老师”的游戏:搬个小板凳,给我弟弟上课、布置作业。大概因为,看到别人学习时,我会很开心;发现自己能够启发别人时,我会很兴奋。 那时我想,我以后要当个老师!

二十年后,2016年3月,我站在迪拜全球教育与技能论坛的奖台上,代表学愿桥领取“教育创新挑战奖”——嘉奖学愿桥在中国“引领教师学习社群”的贡献。

我高兴,又难过。

我高兴,因为在迪拜,我见证了今年“全球教师奖”颁奖典礼——来自巴勒斯坦的赫鲁布老师获得这一殊荣及 100万美元的奖金。这位老师在难民营教授一群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和暴力的孩子;而她,用游戏为孩子们重塑了一个安全的堡垒。

我高兴,因为我看到有人愿意设立这样一个奖项,表达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尊重。这是长久以来鲜有人做的事。

我高兴,还因为这让我想到在学愿桥认识的老师们。从广东到贵州,从云南到甘肃,他们用生命影响着孩子们。

在江西,我看到一位英语老师,她手把手教孩子们做口腔模型,来学发音;

在云南,我看到几位老师带着学生去爬山、去采访抗战老兵、去研究花花草草;

在浙江,我看到一位语文老师发动家长和社区,为一年级学生建起小小图书角。

但是我更难过——因为没有中国老师入选榜单。

为什么会这样?

在中国,类似赫鲁布老师一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因为江西老师教得有趣,从不敢开口的学生现在能自信地在讲台上用英语给同学读绘本。跟着老师爬山之后,云南老师的学生们认识到了自己家乡原来这么美!建立图书角的浙江班级里,每天孩子们会在看书前“要把小手洗干净”。

这些老师,每天都在改变中国的未来。他们,应该被尊重、应该被认可——在世界的舞台上。

我知道,你会觉得“全球教师奖”听着太高大上,迪拜和巴勒斯坦也离我们太遥远。

去年,莫言成为首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今年,《折叠北京》让雨果奖见到第二个中国面孔。

中国如此强大,却也复杂,想让世界了解中国,不会容易。

但我有决心,让中国老师在全球教师奖的颁奖台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打了N次越洋电话,获得了瓦尔基基金会在中国的正式授权;

我召集了一批志愿者,协助老师编辑和提交申请;

我重新设计了申请表,让老师可以通过手机就能填写。

而所有这些工作,就是要让语言和技术不再阻碍中国老师向世界讲出自己的故事。

雲九资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