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未来餐桌更近一步!「CellX」首次展示成块细胞培养肉 | 云九Portfolio

2021-09-06

近日,云九资本被投企业、细胞培养肉创业公司「CellX」在上海举行了第一次细胞培养肉产品原型的闭门交流活动。活动现场进行了细胞培养肉产品的技术展示和试吃。

CellX CEO杨梓梁(左一)与现场来宾交流

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植物肉”和“细胞培养肉”都属于“新蛋白”领域。植物肉以植物蛋白为主要原料,而细胞培养肉一般则是以动物肌肉和脂肪等细胞为原材料,在动物体外大规模低成本的进行细胞培养,同时通过生物支架和3D生物打印技术将细胞转化成组织。CellX致力于细胞培养肉的研发,通过重新定义肉的生产和消费模式,旨在让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更加和谐。

据报道,目前全球只有新加坡、美国、以色列等发达国家的少数消费者曾品尝过细胞培养肉产品,中国大陆仅在高校实验室进行过一次志愿者试吃。而国内对于有纤维感和立体结构的细胞培养肉块的展示尚属首次。

猪肉糜产品原型试吃多款产品原型发布

在此次活动中,包括CellX的早期投资人、新蛋白行业专业人士以及现场嘉宾参与试吃了CellX的猪肉糜产品原型。

烹饪后的猪肉糜产品原型

据介绍,此次试吃的这款猪肉糜产品原型结合了黑猪的肌肉细胞与植物蛋白,具有成本适宜、技术相对成熟的特点,因此也是距离商业化最近的一种产品形式。目前新加坡上市销售的Eat Just细胞培养鸡块,就是一款混合型肉糜产品。

嘉宾在试吃后表示:“今天品尝的是第一代产品原型,距离商业化的成熟产品还有一定进步空间。但是目前已经初步具备了动物肉的口感和味道”。

在猪肉糜产品的试吃外,此次活动CellX也展示了另外三款结构型产品原型,分别是成块的猪肉粒、丝状支架、以及3D生物打印产品原型。

对于适用于细胞培养肉的生物支架技术的展示在国内尚属首次。此次活动中,CellX展示了团队研发的两款生物支架产品,并对其中一款进行了现场烹饪。这两款生物支架均采用了可食用、非动物源的材料,分别以肉粒和肉丝的形式呈现。如果近距离观察,还可以看到清晰的纹理。

猪肉粒产品原型及烹饪过程
丝状支架产品原型

猪肉粒和丝状支架展示了CellX在培养有结构的成块肉上取得的研究成果。结构化是细胞培养肉面临的研发挑战之一。如何让细胞培养肉不单单是肉糜的形态,而是变成具有组织结构的肉块?生物支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作用。生物支架的作用是为细胞提供一个可以粘附、并且定向排列的载体,更好地还原动物肌肉在口感上的纤维拉丝感。生物支架在医疗领域主要被用于修复人体器官和组织,而CellX将这项前沿技术应用在了新食品领域。

此外,公司还在现场展示了3D生物打印技术生产的产品原型。CellX自主研发的生物墨水,也具有可食用、非动物源的特点。在3D生物打印技术下,混合了细胞的生物墨水会通过打印头挤出,并根据程序设定进行堆叠排布,形成组织的初步形状。3D打印技术不仅可以使细胞结构化,还有望满足将来人们定制化的需求。例如,通过调整肌肉和脂肪的配比,3D打印技术可以呈现出不同的肉质纹理。

3D生物打印技术生产的产品原型

助力碳中和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根据联合国测算,2050年全球人口预计将达近100亿。届时,人类的蛋白质需求将面临巨大缺口。而传统肉蛋奶生产方式,却存在不可持续和效率低下的问题。依靠现有的畜牧业生产方式,将无法负载未来人口的蛋白质消费需求。动物饲养需要大量的土地,全球近8成的农业用地被用作动物饲养以及动物饲料种植,17%的碳排放来自于畜牧业,比全球交通运输行业加在一起的碳排放量还多。并且,全球50%的抗生素被添加在了动物饲料中,加剧了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因此,细胞培养肉也被视作提供环境可持续的动物蛋白来源、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技术手段。在新加坡、日本、以色列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关创业公司发展迅速,并得到了包括政府在内的相关政策支持。在2020年两会上孙宝国院士也提出了我国要尽快布局细胞培养肉行业,并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的提案。因此,细胞培养肉行业发展潜力巨大,且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CellX 成立于 2020 年,是一家位于上海张江的生物科技创业公司,致力于通过开发先进的细胞培养工艺,运用前沿的组织工程技术,跳过作为载体的动物,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可持续的动物蛋白来源。

CellX实验室场景

在过去的一年里,CellX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的种子轮与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含真格基金、Lever VC、云九资本和险峰长青等。今年7月,CellX还作为唯一的中国团队,入围了美国科技竞赛平台XPRIZE发起的“养活下一个十亿人”挑战的半决赛。

Skip to toolbar